當前位置: > >逆向規避借殼審核 夢網榮信變更承諾“套路”深

逆向規避借殼審核 夢網榮信變更承諾“套路”深

02-11,財經逆向規避借殼審核 夢網榮信變更承諾“套路”深最新消息報導,口袋科技網(http://www.fbajfi.live)財經

  重組時為了不構成借殼而做出的公開承諾,在重組后卻輕易變更,最終達到了借殼目的,這種踐踏誠信、挑戰監管底線的資本玩法在夢網榮信身上得到了經典體現。

  昨日,重組已完成的夢網榮信一則變更承諾的公告,詮釋了“類借殼”方案中“實控人不變”的承諾何其脆弱。已裝入的資產、將變更的控制人,這種“先斬后奏”式的借殼,透露了“類借殼”方案其實擁有一張可變通的“底牌”,折射出時下諸多為鞏固實控人地位而做出的承諾其“效力”很成問題。

  這種“先注資、再易主”的“逆向”模式,是否會引發效仿?那些為規避重組新規絞盡腦汁繞開實控人變更的方案,是否也潛藏著如此“套路”?更關鍵的是,這是否構成了對借殼監管的有效規避和對規則的架空?夢網榮信以極其大膽的姿態,觸碰著“借殼”領域內的敏感話題。

  輕松易主

  這邊承諾一更改,那邊承諾一解除,上市公司的實控人就此輕松變更。

  夢網榮信昨日發布公告,公司實際控制人左強和厲偉、崔京濤擬解除一致行動關系,公司最大自然人股東余文勝成為新任控制人,其將解除在重組時所做的《關于不謀求上市公司控制權的承諾函》。

  2015年完成重組,承諾期內控制權變更,頗不尋常。夢網榮信原名榮信股份,公司于2015年進行重組,通過發行股份+支付現金方式購買包括余文勝在內的夢網科技全體股東持有的夢網科技100%股權,同時進行配套募資。標的公司作價29億,占公司2014年末總資產82%。

  公司重組前,控股股東為左強和深港產學研,實際控制人為左強以及控制深港產學研的崔京濤與厲偉,重組完成后,左強三人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上市公司16.8083%股份,夢網科技董事長兼總裁余文勝持有上市公司14.8093%股份。

  盡管只有2%的持股差距,但雙方為了保持控制權結構不變做出了諸多承諾。

  一方面,原股東承諾交易完成后36個月內,保持實控人地位不變化;交易完成后12個月內,不直接減持;交易完成后12個月內至36個月期間,始終保持較余文勝多2%的持股比例。

  另一方面,持有夢網科技逾45%股份的余文勝則承諾不謀求上市公司控制權,內容包括了交易完成36個月內不對大股東控制地位提出異議,若對方減持則配合減持,以保持持股差距2%,不擴大表決權,不采取一致行動;12個月內不主動增持等等。

  交易完成僅一年多,資產已注入,上市公司亦由此更名,相關方卻在承諾期內來了個“釜底抽薪”。

  公司昨日稱,未來計劃通過資產處置逐步退出電子電力行業,而2015 年收購的夢網科技目前在移動信息即時通訊領域穩居行業龍頭地位,是公司未來重點發展方向。在此背景下,鑒于實際控制人左強、厲偉、崔京濤對于移動互聯網運營支撐服務并不具備相應的管理和經營經驗,三人擬解除一致行動關系,由余文勝作為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掌控上市公司未來發展方向。

  因此,原實控人擬變更原來《承諾函》,余文勝擬解除《承諾函》。

  承諾脆弱

  “這個案例很有意義。”長城證券收購兼并部總經理尹中余向記者表示。他指出,注資后再通過資本運作易主的案例并非沒有,過往案例通常通過二次重組、股權交易等方式實現控制權交接,但這樣公然更改或解除承諾從而完成易主的,還是罕見。

  “易主”可是大事,但夢網榮信相關股東此番更改承諾,代價有多大?根據公告,此議案需提交公司股東大會審議批準,此外并無其他特別程序。

  對承諾如此輕巧更改解除,折射出時下為規避重組上市而設計的種種維穩控制權的承諾,真是“愈精巧,愈脆弱”。

  在重組新規下,一般重組中標的資產規模、營業收入、凈利潤等指標極易達到借殼標準,大部分方案都將規避工夫花在“實控人”身上,或向第三方購買資產,或通過一系列承諾和協議保持原實控人地位不變。

  “不謀求控制權承諾”是最常見的手法。如欣龍控股購買兩醫藥公司股權的重組方案中,重組完成,不考慮募集配套資金的影響,現任大股東海南筑華仍持有欣龍控股14.37%的股權,而王江泉等交易對方則會合計持有上市公司14.12%的股權。兩方持股僅相差0.25%。為此,交易對方還分成“兩大陣營”,進一步分散了持股,他們又各自出具了不謀求欣龍控股控制權的承諾,以鞏固實控人地位不變。

  又如,放棄表決權也是常用招數。剛剛過會的金石東方以21億元收購亞洲制藥,該方案中也存在標的公司部分股東放棄表決權的設置。此外,四通股份為了不構成重組上市,有十位標的公司股東也有放棄表決權之舉。但最新的進展是,公司在監管層問詢下收回了上述表述,且做出了“不謀求控制權”的承諾,同時,公司第一大股東與公司部分原始股東簽署表決權委托協議,進一步鞏固控制權。公司至今尚未復牌。

  既然通過承諾方式維系控制權結構穩定的做法如此普遍,由此,重組方對于控制權相關承諾的“效力”問題,亦隨之變得非常關鍵。根據證監會之前的問答,重組方應當嚴格按照業績補償協議履行承諾。重組方不得適用《上市公司監管指引第4號——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股東、關聯方、收購人以及上市公司承諾及履行》第五條的規定,變更其作出的業績補償承諾。但是,問答對于控制權承諾這個“新問題”,并未涉及。

  “重組方的承諾涉及全體上市公司股東的利益,也是重組方案中十分重要的一部分,基于政策的初衷和目前的監管導向,其實也應該和業績補償承諾一樣,對其變更實施嚴格的限制。”尹中余向記者表示。

  后患無窮

  更有業內人士擔憂,這種“先斬后奏”的做法,無疑向所有“類借殼”方案發出了濃厚的“暗示”,從這個角度而言,夢網榮信股東的更改承諾,無疑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有投行人士表示,一旦相關承諾更改或者變通成本低,那么相關利益方完全可以憑借承諾“暢通無阻”,待到方案實施之后再謀后手,從而完成實質借殼。

  或許是因為已意識到此類承諾的約束力較弱,一旦付諸實施“后患無窮”,監管層已對此問題高度關注。2016年,控制權存在隱患的羅頓發展、方大化工等案例均告失利,這多少已體現了監管層“防患于未然”之考量。

  一旦真有人違背承諾,“先斬后奏”構成實質借殼,還有事后追責可以跟進。“新的重組管理辦法對這方面進行了完善,第53條設定了追責條款,如果真發生了情節嚴重、規避借殼并且已經實施的,其實監管也有手段跟進。”尹中余稱。

  根據目前重組管理辦法,未經中國證監會核準擅自實施重組上市的,交易已經完成的,可以處以警告、罰款,并對有關責任人員采取市場禁入的措施。

聲明:

·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如系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出處。

·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郵箱:[email protected]

+1 已贊
已有8人贊過
評論13

發表評論請 登錄
  • 最新
  • 最熱
評論舉報

請選擇舉報理由

17 13

已收藏
去我的收藏夾 >

已取消收藏
去我的收藏夾 >

7星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