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生物醫藥高端人才扎堆成都 孔雀為何“西南飛”

生物醫藥高端人才扎堆成都 孔雀為何“西南飛”

02-11,財經生物醫藥高端人才扎堆成都 孔雀為何“西南飛”最新消息報導,口袋科技網(http://www.fbajfi.live)財經

  不久前,全球首創的3D生物打印血管在動物體內實驗成功的消息,在生物醫學界引發轟動。實現該技術突破的領軍人物,就是成都高新區引進的國家千人計劃專家、美國毒理科學院康裕建教授。

  康裕建只是成都生物醫藥圈諸多“名片”中的一張。截至2016年底,成都高新區擁有國家千人計劃專家 102名,生物醫藥企業1000多家,成為令人刮目相看的生物醫藥研發重鎮。

  通常,沿海發達城市才是高端人才創新創業和生物醫藥研發的首選之地——成都不沿邊不靠海,何以能讓孔雀“西南飛”?

  引才不為裝門面

  為產業所用,展人才之長

  “回成都后,我感覺自己如魚得水。”談起這3年的創業經歷,陳元偉很開心。他是國家千人計劃特聘專家,回國前曾在拜耳、雅培等制藥公司擔任資深科學家。2013年,他創辦成都海創藥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創藥業”),成為國內新藥研發領域的一顆新星。

  記者到訪時,陳元偉剛剛搬進天府生命科技園的新辦公樓。他領著我們參觀實驗室,介紹從國外招來的博士研發團隊。在頂層的大陽臺,他比劃著介紹,將來這兒要搭起太陽傘、咖啡桌,讓科研人員輕松休閑、交流、碰撞。他的考慮是,未來海外人才越來越多,公司該有國際范兒!

  2005年,陳元偉第一次回國,首站選在上海,先后在張江白鷺醫藥(上海)有限公司和睿智化學公司擔任高管,2008年擔任成都睿智化學公司負責人。雖然取得不俗的成績,但他一直有一個愿望:做創新藥,讓中國人吃到更便宜的好藥。后來,他決定辭職,在成都創業。“這是因為我看重成都高新區支持人才創新創業的環境。”

  “人才追求的是事業和發展,我們要創造環境,以產業留人。”成都高新區黨工委組織部的女部長甘立軍告訴記者。早在數年前,成都高新區就制定了發展生物醫藥的頂層規劃,著力引進這方面的人才,給予支持、培育成長。

  新藥研發投入大、周期長,為解決陳元偉創業面臨的資金難題,成都高新區下屬的成都高投注資2000萬元雪中送炭。如今,海創藥業研發的抗癌新藥已進入三期臨床,有望在不久的將來上市。

  吸引高端生物醫藥人才來成都工作,陳元偉為難的是,開不出與國際大公司持平甚至略高的薪水。成都高新區則對企業引進高端人才給予補貼,企業負擔輕了,陳元偉有了去國外挖人的底氣。目前,陳元偉組建了一個由國際生物醫藥的大公司前高管或頂級大學專家組成的5人核心團隊。

  陳元偉等高端人才的先期入川,帶動了后續人才的不斷集聚。更讓許多人意想不到的是,2016年三位生理學或醫學諾貝爾獎得主攜其團隊落戶成都高新區。

  “我們引進人才不是為了裝點門面,是要真正為產業所用,展人才之長。”甘立軍說。

  引才不是一引了之

  持續關注成長,扶上馬還要送一程

  雖然把項目落到成都高新區只花費了半個小時,但李進從來沒有為5年前的這一匆忙決定感到后悔。

  回成都創業前,李進是全球領先制藥公司阿斯利康的化合物科學全球總監。2009年他回國參加歐洽會時,萌生了回國創業的想法。他曾多次到上海張江和江蘇蘇州、常州等沿海地區考察,但都沒有下定決心。2011年初,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李進到成都高新區匯報項目創業。“本來計劃匯報30分鐘,沒想到只用了20多分鐘時,高新區負責人就誠摯邀請我們回國,并承諾了支持條件。”

  打動李進的,除了成都高新區領導層的專業見識,更有其服務效率和持續性。“公司剛創辦,成都高新區就免費提供給我們1500平方米的場地,使用期3年,后來又增加到3000平方米,享受房租減免。凡是寫到紙上的扶持政策,一定按時辦到,不用我費功夫去找,高新區會主動來落實。”李進說。

  2012年,他組建了成都先導藥物開發公司,進行原創藥研發,建立了中國第一、全球第四的藥物篩選“種子庫”。這項工作能極大提高靶向藥物的篩選效率、加快創新藥物研發進程。

  人才引進來、產品做出來,如何開拓市場是許多企業面臨的難題。為此,成都高新區也對癥下藥,想方設法幫助初創企業開拓市場。2015年到2016年,成都先導藥物開發公司的營業收入增加了4倍。同時,公司還儲備了治療青光眼、腫瘤、乳腺癌等疾病的候選新藥,成為國內生物醫藥的明星企業。

  “我們的人才政策以問題為導向,對人才的成長保持持續關注,不是引進來就萬事大吉。” 成都高新區人力資源開發處副處長王磊說。

  目前,全國的人才政策多數以3年為期限,但3年對生物醫藥企業來說才剛起步。王磊介紹,成都高新區每年會在創新創業5年以上的企業中,遴選一批企業,支持其長期發展。在發展關鍵期,扶上馬再送一程。

  引才不靠“砸錢”

  拼“軟實力”,通過人性化服務,解決人才后顧之憂

  創辦四川藍光英諾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前,回國后的第一站,康裕建任教于四川大學華西臨床醫學院。起初,他對成都的印象是:很休閑、不浮躁、很特別,“能夠沉下來打麻將、喝蓋碗茶。”創業后,讓他感觸更深的則是成都惜才愛才的氛圍。

  2014年,在海外高新科技人才洽談會上,康裕建向嘉賓闡述3D生物打印研究構想,沒料到成都高新區負責人當即表達了合作愿望,四川省人民醫院副院長鄧紹平更是當場向康裕建表示,如果你能成功,我愿意第一個做3D生物打印技術制造人造器官移植手術。

  成都高新區幫助康裕建搭建了研究平臺,他的設想得到了多方位的支持,讓他對創業有了更多底氣和信心。人性化的服務是成都高新區引才、留才的重要法寶。

  甘立軍認為,人才專注創新創業,不應讓他們在生活上分心。為解除高端人才生活上的后顧之憂,成都高新區推出了許多特殊政策——

  在子女教育方面,高端人才的子女可以選擇中小學,只要他們提出要求,高新區就會為他們“牽線搭橋”、幫忙辦理具體事宜;

  在就醫方面,開辟專門的“綠色通道”,高端人才可以提前預約華西醫院的專家,隨到隨診;

  為消除引進人才的“孤獨感”,在成都高新區的幫助下,陳元偉創建了高新區人才發展促進會,經常舉辦各類活動,讓歸國人員有了自己的“朋友圈”……

  針對一些外籍人才“辦證難”的問題,成都高新區還擬推出“地方糧票”,幫助他們解決在買房、辦銀行卡等方面的難題。

  去年底,成都高新區發布了《“菁蓉高新人才計劃”政策》,計劃設立50億元人才資金,面向全球招攬人才。這項被譽為“人才十條”的政策在海內外引起很大反響。

  甘立軍說,生物醫藥高端人才“西南飛”,主要是成都高新區有市場化、制度化的服務體系。“金杯、銀杯不如口碑。”甘立軍說,“資金支持上我們肯定跟沿海發達地區沒法比。所以,我們引進人才不能靠‘砸錢’,而是拼‘軟實力’,同時也更多地面向國際化,面向市場化,通過企業和平臺引進人才。”

  據介紹,截至目前,成都高新區引進的高端人才沒有一人跳槽到沿海發達地區去創業。

  一個人才創辦一家企業,一家家企業聚集成一個產業。除了海創藥業、先導藥物外,這里還誕生了藍光英諾、奧泰醫療、優途科技等一批有潛力的生物醫藥企業;除了全球首創3D生物血管打印機,這里還研制出國內首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超導磁共振醫學成像系統、國內首款智能掌上超聲設備,以及陸續進入臨床的多款創新藥。

  只要假以時日,成都高新區的生物醫藥產業將給世人更多驚喜。(喻思孌 劉詩瑤)

聲明:

·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如系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出處。

·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郵箱:[email protected]

+1 已贊
已有8人贊過
評論13

發表評論請 登錄
  • 最新
  • 最熱
評論舉報

請選擇舉報理由

17 13

已收藏
去我的收藏夾 >

已取消收藏
去我的收藏夾 >

7星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