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泛亞大案又“節外生枝”

泛亞大案又“節外生枝”

02-11,財經泛亞大案又“節外生枝”最新消息報導,口袋科技網(http://www.fbajfi.live)財經

  有人打贓物主意,有人質疑案件定性

  孟建柱:加快泛亞等重大非法集資案件依法處置進度

  1月12—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在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上指出,加快“e租寶”“泛亞”等重大非法集資案件依法處置進度,積極回應投資者關切。

  一個判決,質疑聲四起

  1月6日,昆明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泛亞)案受害人代表,向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發出《公開信》,公開質疑昆明泛亞專案組對泛亞20名主要犯罪嫌疑人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下稱非吸)進行審查起訴。

  泛亞受害人質疑的不止于此。也就是在此之前不到一周時間,即2016年12月31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開了“(2016)桂0102民初1116號”判決書,再爆泛亞案“意外”之舉:廣西一家公司打起了泛亞案贓物的主意,欲將其保存的泛亞200多萬元稀有金屬優先受償。一時激起泛亞受害人的強烈不滿和抗議。他們致最高人民檢察院的公開信指出,這是泛亞贓物,法院判決應先刑事后民事,南寧法院不應先民事判決,采取地方保護主義;昆明泛亞專案組移交起訴泛亞20名主要嫌犯的罪名不當,請求最高人民檢察院以泛亞涉嫌合同詐騙、詐騙、洗錢等數罪提出公訴,以維護社會正義。

  這份公開的“(2016)桂0102民初1116號”判決書,即南寧市興寧區人民法院作出的南寧市天擇物流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天澤物流)與泛亞倉儲合同糾紛民事判決書顯示,從2015年4月30日起,天澤物流與泛亞多次簽訂《貨物轉移保管確認書》等協議,確認前者為后者保管銻錠,然而泛亞不僅不支付由此產生的入庫費、運輸費,就連倉儲保管費也不支付,于是天澤物流將泛亞起訴到法院,讓其支付上述費用及利息。

  南寧市興寧區人民法院支持天澤物流訴求。判決泛亞支付所欠天澤物流的2266468.07元倉儲費及逾期利息、運輸費37343.45元及運輸費逾期利息、入庫費50464.13元及入庫費逾期利息,天澤物流對為泛亞保管的18660.763噸銻錠價值范圍內的債權,享有優先受償權。

  消息一出,泛亞受害人人心惶惶,質疑聲四起。他們認為,泛亞這些貨物是贓物,根本不存在倉儲費一說,與法理不通。詐騙犯騙來的東西放在朋友的庫房,嫌犯被抓,贓物當然要沒收,以后返還被害人,難道他的朋友還敢去司法機關要保管費嗎?泛亞違法做壞事,物流公司還在為違法公司提供倉儲、窩藏場地,犯窩藏罪,應受到懲處才對。

  泛亞受害人代表向期貨日報記者反映說,倉儲費用民事法庭依民法判泛亞按協議支付是對的,但依法,依泛亞的刑事案件情況是不應該執行的。早在2016年2月5日,昆明市政府對該案的通報說:“公安機關依法查封、凍結、扣押了一批涉案資產,并在有關部門的支持配合下,開展調查取證、甄別涉案資產等工作,全力以赴追贓挽損。”從這份剛出爐的判決書看來,事實上倉庫里的泛亞贓物并沒有凍結,說明昆明市連最基本的程序也沒做到。先刑事后民事,熟知法律的南寧市興寧區法院難道不知道?其就是想在全國處置方案公布前替天澤物流鎖定債權。這個頭一開,全國多家儲存泛亞稀有金屬的倉儲公司可能會跟進,原來的涉嫌為犯罪集團提供倉儲的犯罪行為變成了合法債權,性質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這一做法若不被制止,其他倉庫也將跟進,追贓財物被他們瓜分了,受害人的權益沒了蹤影,后果將十分嚴重。

  于是泛亞案引發“意外”。2017年1月6日,泛亞受害人向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發出《公開信》,對昆明市公安檢察機關泛亞專案組進行投訴,希望從源頭上阻止泛亞貨物被瓜分,并不認可昆明方面認定的泛亞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審查起訴,受害人質疑移送罪名

  此前的2016年8月1日,昆明市公安局新聞發言人宣布,泛亞實際控制人單九良等20名主要犯罪嫌疑人,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移送昆明市檢察機關審查起訴。現在,泛亞受害人代表為什么要質疑昆明泛亞專案組對泛亞嫌犯定的罪名?

  《公開信》說,昆明泛亞專案組審案不公、有法不依、用法不當。如果專案組僅以涉嫌“非吸”向法院提出公訴,將會包庇放縱泛亞及融資方的詐騙罪行而嚴重損害債權人利益。其主要理由如下:

  昆明市政府2010年11月發文組建泛亞,制定發布泛亞交易規則,同時成立監督管理委員會,都說明是政府行為。2011年3月,泛亞與銀行和中科院等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如果定性泛亞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豈不是說當地政府組建了“非吸”泛亞,六大銀行等參與了“非吸”嗎?

  泛亞推出的“資金受托”業務,被云南省金融辦等稱為“金融創新”。2012年2月4日、2013年4月27日,云南省交易場所清理整頓辦公領導小組發文認可和支持泛亞,此后每年對泛亞清查通過并報部際聯席會驗收。如果定性泛亞是“非吸罪”,那么每年云南省政府和昆明市政府是怎么審查的?地方政府和中央部委又該承擔什么責任?特別是“云清整辦〔2014〕1號”文件宣布:未發現泛亞違反“國發〔2011〕38號”“國辦發〔2012〕37號”文的相關規定;未發現其開展的委托受托業務違反現行相關法律法規和有關規定;對泛亞整改工作予以驗收通過。當地政府多次明確泛亞“資金受托”業務合法合規,現在昆明經偵和昆明檢察院卻說這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豈不是把云南和昆明兩級政府、相關銀行、云南銀監會等都打成“非吸”的批準者、支持者了嗎?

  更為嚴重的是,云南金融辦〔2014〕11號文件明確:2013年12月30日向部際聯席會報送了泛亞檢查驗收報告,部際聯席會對泛亞未再提出異議。既然部際聯席會對泛亞未再提出異議,那就是認可泛亞“資金受托”合法,現在昆明泛亞專案組硬要說泛亞“非吸”,豈不是要昆明法院審判公安部、人民銀行、證監會、銀監會等國家部門認可泛亞“非吸”嗎?

  2014年3月至年底,泛亞同中央媒體共同舉辦了聲勢浩大的“2014全國巡回投資報告會”,到各省會城市推廣泛亞“資金受托”業務。同時,央視財經頻道在黃金時段連續幾個月向全國播報“財富好計劃”,推廣泛亞的“資金受托”融資投資業務。天底下有泛亞這樣公開合法、正大光明地“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嗎?

  因此,泛亞受害人亦即債權人堅持認為,泛亞及其融資人是借貸不還的合同詐騙,同時泛亞及其融資方還因弄虛作假、低值貨抵押貸走高額資金、高價收購低值貨等違法行為構成詐騙、不當利益輸出、洗錢等數罪。特此要求專案組以泛亞涉嫌合同詐騙、詐騙、洗錢等數罪向法院提出公訴,以維護社會正義,嚴懲犯罪行為。

  泛亞受害人認為,昆明專案組是混淆是非、有法不依、用法不當,應當改正。其依據如下:泛亞利用當地政府和權威媒體的巨大公信力在向社會融資借到巨額資金后,竟然在2015年7月擅自修改交易規則為:原資金受托交易商可主動申請終止委托受托關系,將委托資產代持倉單轉為自持倉單,自持倉單可申請提貨出庫也可在泛亞交易所平臺掛牌賣出。很明確,泛亞把出借資金的債權人改成了買貨交易商,把債務人違約時應由泛亞平倉收回債款改為由債權人接受抵押品,這首先構成了合同詐騙,其次是非法占有債權人資金的集資詐騙。

  高層發聲,加快泛亞等案件處置進度

  1月12—13日,中央政法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出席會議并講話。

  孟建柱說,要建立金融風險防控預警平臺,推動形成立體化、社會化、信息化監測預警體系,提高對金融風險發現、防范、處置水平。要針對非法集資、網絡傳銷、地下錢莊、假幣、銀行卡、涉稅等經濟犯罪,深入開展專項打擊整治行動,依法查辦金融、證券、期貨等資本市場犯罪,切實維護金融市場秩序。

  在打擊經濟犯罪方面,孟建柱指出,要完善非法集資等涉眾型經濟犯罪案件依法處置機制,加快“e租寶”、泛亞等重大非法集資案件依法處置進度,積極回應投資者關切。同時,在處理經濟案件時,要嚴格區分經濟糾紛與經濟犯罪、企業正當融資與非法集資等界限,準確把握經濟違法行為入刑標準,嚴防刑事執法介入經濟糾紛。樹立善意理念,確實需要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要嚴格依法進行,防止超標的、超范圍,最大限度減少對企業正常生產經營的不利影響。

聲明:

·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如系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出處。

·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郵箱:[email protected]

+1 已贊
已有8人贊過
上一篇:誰為老年代步車立規矩 下一篇:沒有了
評論13

發表評論請 登錄
  • 最新
  • 最熱
評論舉報

請選擇舉報理由

17 13

已收藏
去我的收藏夾 >

已取消收藏
去我的收藏夾 >

7星彩玩法